about us
En    
  山 东  
研 究 团 队
张瑞威(香港中文大学)
吴欣(聊城大学)
研 究 成 果
张瑞威:〈十八世纪江南与华北之间的长程大米贸易〉(《新史学》第二十一卷第一期(2010年3月))
吴欣:<明清时期京杭运河浅铺研究>(《安徽史学》,2012年第3期)
吴欣:<村落与宗族:明清山东运河区域宗族社会研究>(《文史哲》,2012年第3期)
碑 刻 整 理 及 其 他
南旺_保康劉松將軍廟碑
南旺_分水龍王廟重修碑記
南旺_寄沙囊
南旺_張鵬翮題碑
南旺_汶邑西南南旺鎮分水
南旺_清贈修職郎代理世襲八品官候選州縣增貢生白公懿行碑
南旺_濟寧明禹王廟移建南旺碑記
南旺_祭南旺廟神記
南旺_重修分水龍王廟宋大王廟白大王專祠新修鑒遠亭碑文
南旺_重修分水龍王廟記
南旺_重修南旺廟記
南旺_重修南旺湖記
南旺_殘碑1
南旺_殘碑2
南旺_殘碑3
南旺_殘碑4
南旺_殘碑5
南旺_殘碑6
南旺_殘碑7
南旺_殘碑8
張秋王營_合族公修家廟碑
張秋王營_重修王氏祠堂記
乾隆南旺運河圖
南旺分水平面圖佈置
南旺水利图
南旺湖图
元“遏汶入洸”与明“引汶济运”策略的运用
山東省濟寧市汶上縣南旺鎮遭運
白英受賜封及祭田

  与华中和华南地区相较,位於华北地区的山东,在宗族组织上,有着很不一样的呈现方式。例如在华南村落普遍见到的祠堂,在山东颇为罕见。某些宗族的确保存着族谱,甚至建有称作“家庙”的祖先祭祀场所,但那些都是非常晚近才出现的事情(多约十九至二十世纪)。在传统山东,重要的祖先祭祀是在春秋二祭的时候於坟前进行的,俗称「上坟」。关於祖先的重要事迹,甚至世系,则以墓志铭和其它形式的碑刻竖立在祖坟的旁边。管理祖坟的族人同时保存绘有祖先世系的「祖影」,平日收藏起来,正月元旦则开展,以供族人共同拜祭。

绘上祖先木主的画像卷轴,称为「祖影」。平日收起卷轴,挂在屋内高处,正月元日,族人齐集,户主开展祖影,一起拜祭祖先。(短片,摄于东阿范庄,2011年)

  山东与华南地区在祖先崇拜事情上的差异,我们可以看成一个政治发展的结果。自 1126年开始,华北首先接受了金朝女真人超过一百年的统治,但在1234年,随着蒙古大军覆灭金朝,这片广阔的地域又成为了蒙古帝国的一部份。只是到了1276年元世祖忽必烈统一中国,淮河南北地区才重新结合在一个政治实体里面。由於这种南北分治的政治状态,山东没有即时经历南宋的「新儒学」传统,所以到了十六世纪的明朝,当华中和华南地区已经利用朱熹提倡的祖先祭祀方式,修族谱丶建宗祠,山东还是固守在自己的传统里面,直至清朝开始才作出转变,南中国常见的族谱和祠堂也在山东的村落流行。

山东宗族非常重视“上坟”,亦即亲到坟前拜祭始祖
山东省内家家户户都有“祠堂” 五代以内的神主牌位
王氏家祠 將祖先的事情记录在纸制的族谱上(清初开始流行)

  但除了朝代政治的影响,是否还有其它的因素,深深影响着祖先祭祀方式和组织的知识转移?这是我们团队研究山东宗族的出发点。我们相信,要找寻的答案不是局限在山东,而是一份明清中国地方传统演变的时间表,及这个时间表背後的原因。

  经济发展往往是改变传统文化的动力,因此我们选择了明清时期山东半岛的经济重心运河城市作为调查对象。研究团队成员包括了山东聊城大学运河研究中心的吴欣教授,以及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的张瑞威教授。在本项目开展以後,我们进行过两次大规模的田野考察,大概以黄河和运河交叉点作为分界,2011年团队在临清至寿张一带的北运河进行了调查;到2012年,又在南旺至微山湖这段南运河进行调查。以下地图标示了山东运河,以及那两次考察过的地区。

  除了这两次大型的调查,每年暑假,聊城大学均安排学生对个别村落进行针对性的调查。目前仅北运河区域,团队已经调查过93个村落、采访60岁以上老人125人、搜集家谱53种、碑刻48通等等。未来数年,团队仍会进行调查,同时将集中精力将调查所得,写成论文发表。

 

   版權所有 © 香港中文大學 歷史系 2013
香港中文大學 馮景禧樓221室,沙田,新界,香港
電話: (852) 3943 7158 傳真: (852) 2603 5685 Email: hisanthro@gmail.com